第412章 一场美梦_我靠宠妃系统当了秦始皇的国师
八六中文网 > 我靠宠妃系统当了秦始皇的国师 > 第412章 一场美梦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412章 一场美梦

  “陆符钧,你怎么让人把库房搬空了?”宗泽来让陆宰讲清楚:“百姓捐献物资给主公是感念主公恩德,主公向百姓发行国债是疼惜百姓,这笔钱粮确实该还,但不该现在还,军队还需要这些钱打仗呢!”

  陆宰展示用手绢捂住嘴唇,稍稍咳嗽两声,才拉着宗泽入房,转身关上门外风雪,说:“不用担心,我省得,这是要给李擢下套。”

  “李擢?”提到这人,宗泽握着拳头,脖子上筋膜一路暴起,一直蔓延到下颔,如同树根:“那该杀全家的泼贼又做了甚事?”

  陆宰就将赵构要停战的事情告诉了宗泽。

  宗泽如遭雷击:“停战?那河北又该如何?”

  “还能如何?送与金贼,双方以大河为界。”

  陆宰转过身,眼睛里闪烁着愤怒的光:“但我不愿如此。国家之土,一寸不可失,他要送,我不愿!”

  宗泽的脸色很是苍白,但眼睛里的光却很亮:“计将安出?”

  陆宰没有急着说话,先把四周观察一遍,才慢慢道出:“主公想要杀了李擢。”

  “不可!”宗泽眉头直接打结:“李擢能死,却不能在宣旨时死在我们手上。”

  宗泽接着说:“李擢若折在我们手里,那叫抗旨,不论官家对我们做什么,他都占了大义。到时候官家派兵来打,金贼又进攻,我们这点兵力如何能两面顾全?便是官家不出兵,朝中党人作乱,掐断供给——我说的不是粮食,这些我们自己能种,而是铜铁布料盐糖这些物件,一旦将其封锁,不许商人往这边售卖,能让我们产生极大乱子。”

  “某也是这般想。幸得主公听劝,听某述说利弊之后,便让某全权去处理此事。”

  陆宰试探道:“某认为,绝不能让李擢将旨意宣读出来,君以为何?”

  宗泽还没意识到陆宰的意图,只附和:“我也这般认为。”

  陆宰接着试探:“某还欲让百姓知晓官家派李擢来的用意,将国债还清便是间接告诉他们,没法打了,也就不必欠债了。”

  “哎?”宗泽一惊,又一喜:“是个好法子!河北百姓与金贼有血海深仇,得知此事定然不愿,闹将起来,便是官家也无法罔顾民心。”

  太平时候百姓闹事,朝廷可以轻轻松松镇压,现在风雨飘摇当口,你不把民意当回事,民意也不会把你当回事。

  到时候,李擢被赶走或者被百姓愤而杀死,他们只需要对官家上书说群情激奋,此事不可为——别管官家是坚持停战还是改口支持收复旧土,一来一回至少一个多月,拖一拖能拖两三个月。两三个月的时间,他们至少能把浚州城给拿下了。

  然后就是继续拖,官家也不敢为这事出兵,他手底下兵可不少北人,若是没人抗议,他们可能也就憋着了,一旦听说有人抗议此事,心思动摇,兵变并非不可能。

  陆宰继续试探:“法子是好,却是抗旨,实非人臣所为。”

  噢!

  宗泽回过味来了,拎起拐杖抽过去。

  陆宰本能地一躲:“冷静!宗留守冷静!”

  宗泽骂他:“冷静个屁!你枉做小人!老夫是那种首鼠两端的人吗!既然决定要做个乱臣贼子,就不会在这种事上瞻前顾后!抗旨便抗旨,只要能收复河山,便是来日把老夫推出去午门斩首,老夫也无怨无悔!”

  陆宰连忙赔礼道歉:“是某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,莫怪莫怪!”

  宗泽哼了一声:“若非知你是一心向主公,老夫今日非得打你三棍再饶。”

  一转身就要离开,去帮着陆宰操持鼓动民心之事,突然想起来:“主公呢?”

  “在安抚百姓。”陆宰慢慢说着眼中浮现出柔情:“大雪压塌屋顶,主公正在准备把百姓的屋子从平顶换成飞檐排雪。”

  现代社会,大家都习惯了大雪只是让人出行不方便,当屋顶在玩家们面前轰然倒塌,屋中百姓嚎啕大哭,分明生死关头,人们却在悲苦于没钱修屋顶时,玩家们才豁然大悟。

  白雪皑皑不是只有诗情画意,打雪仗和瑞雪兆丰年,还有那一座座被压塌的房屋。

  既然有问题那就得解决问题。

  他们把工匠们召集起来:“有没有解决的办法?”

  一阵窃窃私语之后,有匠人提出:“倒是有个法子,百姓大多是平顶,少数是卷棚顶,换成飞檐即可,只要坡度适合,雪便能及时排走,也不会形成大量冰棱。”

  有玩家茫然:“既然这么好,为什么百姓建房子时不这么做呢?”

  匠人冷汗淋漓,声音都低了下去,生怕小官人发怒:“造价高。”

  别看只是让屋檐飞翘起来,建一个这种屋顶,价格比平顶的至少要高上八|九倍。

  玩家们“啊”了一声,又问:“如果我想把百姓的屋顶都改成飞檐……”

  匠人低头报价:“改屋顶不单单是改屋顶,便连墙柱构架也得……不过砖木都在,能省不少花费,一户需得一缗钱。”

  光是一个滑州就得四万缗了,更别说黎阳、卫县和卫州那边,至少十五万缗铜钱。

  如果他们要继续打地盘,这笔花销还要更大。

  “十五万缗?也不算很多嘛。”玩家们一通商量后,跑去找陆宰:“符钧,要钱!十五万缗!”

  陆宰立刻不客气地想要关上办公室的门。

  玩家们硬生生把门撑开,嚷嚷:“大管家!钱!”

  十五万缗放在三个州税收上不值当什么,便是赵构那边的“岁币”都有五百万缗呢,但……

  “主公,家大业大,处处是花钱的地方。”

  眼看着陆宰要拨着算盘给他们报账,说一说大军粮草、士兵饷银、甲胄兵器、攻防器械、备灾仓廪、修路花销……林林总总费用,玩家们一把将耳朵捂住:“不听不听!王八念经!”

  陆宰:“……”

  几息之后,玩家们又放下手,改成扒拉着陆宰衣襟:“符钧,我们想用这钱把百姓的平顶改成飞檐,这样以后下雪,就能排雪,不那么容易压塌房顶了!”

  陆宰也当过朝廷官,下意识:“这也要管?”

  玩家们小鸡啄米一样点头:“当然要管。说让百姓们以后再也不挨饿,老有所依,幼有所养,过上大同世界——这种话太假太空,给百姓找地方睡觉,少收百姓一些税,让他们屋顶不被雪压塌,墙壁不进水……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就好啦。”

  陆宰被说服了。那奸相蔡京一次宴席上焚烧的香药就价值六十万钱,还有那三司长官聚会,一餐之费,计三千四百余缗,主公这也就是四十五顿聚餐钱,还是用于民生。

  “主公,不如一并将府邸修缮修缮?主公如今还几十人挤着住一个小知事府……”

  “不用不用,别白费这个钱。”

  玩家们当即拒绝。

  开什么玩笑,府库相当于帮会资金,要花在刀刃上,该升级建筑就升级建筑,该修整地方就修整地方,谁家帮会资金是用来给玩家建房的?这房子建起来又不能加血回蓝或者增益其他状态,这不浪费钱吗!

  十五万缗钱很快便批了下来,用作修整民房。

  玩家们天天到处晃悠,用他们的话就是:“监工!你们别想搞什么豆腐渣工程啊!我们花了钱的!”

  匠人哭笑不得之余,确实不敢干一些手脚不干净的事,每天上班老老实实改建屋顶,下班抱着官方发的两袋米,十枚钱回家,家里婆娘乐见其成,睡觉前都要在耳边叨叨:“一定要好好上工,能有这样一位好长官,真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分。”

  而匠人通常是:“好好好,知道啦!”从怀里掏出十枚钱,一枚一枚放进陶罐里,听那叮叮当当响。

  陶罐放在床头,一夜好梦。

  可这样子的好日子没过上几天,就听说朝廷派来一位文官,在路上了,说是要让小官人们停战,退出河北。

  什么?

  小官人退出河北,那我们怎么办!

  就算分出来的田地还是我们的,换金贼来管,我们还能守住?

  皇帝老儿糊涂啊!!!

  这消息一开始只是消息,还不知真假,直到官府带着钱财敲开各家各户门扉,来还国债。

  匠人家里也借了钱给小官人,抱着还回来的银钱——甚至还有利息,匠人并不开心,追着官差问:“小官人真的要走了吗!”

  那官差即使咬牙切齿,还是点头:“官家说不打仗了,河北让给金贼,小官人就没办法再继续待着了,不然就是抗旨。”

  匠人又问:“小官人到哪儿上任,我跟着去!”他絮絮叨叨:“这些日子我攒了不少钱,就是小官人去江南那边,我也能跟着搬过去。到了那边,我给小官人建府邸,大宅子,不要钱!我有钱,换成米能吃一岁呢!”

  可那官差只是用一种悲伤的眼神看着他。

  “没有啦。”那官差说:“小官人们身上没有官职的,那些甚么县令、知事,都有人在位置上……”

  他拍拍匠人肩膀,说:“之前那些日子,就当是做一场梦吧。”

  啪嗒——

  装银钱的小包掉在地上,七八枚铜板从缝里滚出来,四下散落也无人去捡。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x86zw.com。八六中文网手机版:https://m.x86zw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