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1 章_将军打脸日常
八六中文网 > 将军打脸日常 > 第 1 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 1 章

  第一章

  深冬腊月,风携寒云遮天,飞雪一夜未停。

  廊下一排芦苇卷帘昨儿才拆,寒气从敞开的门缝里灌进来,卷至火炉边上,火石子骤然一红,边上垂在绣鞋缎面上的一截青布裙摆,迎风拂了拂。

  安杏的声音藏着喜悦,“夫人,将军过来了。”

  脚踝处的凉意沁人,沈烟冉挪了挪脚,并没有抬头,待门前的身影挡了一片光线,才搁下手里的针线,见安杏已在张罗茶水,也懒得再动。

  江晖成喜欢喝茶。

  以往在江府,沈烟冉屋里一年四季都会放一个火炉温着水,他一来,她总能及时地为他奉上一盏热茶,如今到了围城,沈烟冉忙忘了,底下的丫鬟安杏倒是替她记在了心里。

  火炉里的炭火并不旺,安杏拿着火钳挨个将炭火石子翻了一个面,茶壶里的水慢慢地有了声响。

  江晖成顶着一身寒气,大氅的肩头也积了雪,沈烟冉在火炉边上偎久了,身子好不容易暖了一些,不太想动。

  今年的寒冬,她似乎格外怕冷。

  八年前,芙蓉城一场大雪连落了半月,江晖成中毒夜里冷得像个冰疙瘩,她抱着他,用自个儿身上的温度,一点一点地将他捂缓和了才躺回去。

  那时她不怕冷,如今却有些怕。

  沈烟冉犹豫的那阵,江晖成已自己褪了身上的大氅,搭在了旁边的屏障上,朝着她走了过来。

  沈烟冉不得不起身,一离暖炉,腿上的暖意瞬间散了大半,不知道今夜江晖成过来,到底有何事。

  进围城时,她并非是以江夫人的名义探亲而来,而是以医官的身份住进了离城门口不远的药材库房,同身为将军的江晖成隔了两个墙院。

  江晖成走到她身旁,在她适才坐过的那张连坐靠椅上落了座。

  长安的江府,也有这么一张两人连坐的靠椅,一到冬天,底下先铺一层白棉蒲团,上面再铺上一张上好的动物皮毛,人一坐上去,周身都暖和。

  江晖成时常坐在上面。

  刚嫁进江家的那阵,沈烟冉喜欢黏着江晖成,也会跟着过去,将脑袋搁在他的肩头,或是壮着胆子直接钻进他的怀里。

  一段日子后,江晖成回来得越来越晚。

  沈烟冉让安杏去打听,安杏立在她跟前,垂着头小心翼翼地禀报道,“夫人,将军去了书房。”安杏没同她说出真实的缘由,后来沈烟冉还是知道了,是沈晖成嫌她太吵,说她扰了他。

  之后屋里的那张靠椅便被沈烟冉一人占用,有时夜里坐着坐着睡了过去,不想往榻上挪,也就在那窝上一整夜。

  日子一久,府上传出了流言,说将军刚从芙蓉城娶回来的新夫人失宠了。

  留言到了沈烟冉耳里,已发了酵,“当初若非她救了将军一命,凭她沈家那等小门小户,怎可能攀得上江府,你们啊,哪天若是想高嫁,就得先去学学治病的本事,说不定能得偿所愿呢......”

  安杏将一盘点心尽数砸在了前面那嚼舌根的丫鬟身上,叉腰破口大骂,沈烟冉将她拉回了屋,并没恼。

  这话早在成亲前,江晖成嫁到芙蓉城的姑姑就曾上门找到沈家,当着一屋子的人同她说过,“都说这门亲事,是沈家八辈子修来的福分,我倒觉得未必,沈姑娘能有如此良缘,不都是凭着自己的本事赚来的?沈姑娘救了成哥儿一命,如今成哥儿的命可都是沈姑娘的了,别说一门亲事,沈家就算是想要江家的家业,江家不也得双手奉上?”

  江家姑姑转头看向了沈老爷子,讽刺地道,“这习医啊,就是一门学术,不仅医术得高明,眼睛也得雪亮,谁值得救谁不值得救,可不得好好衡量一番,咱那死去的苦命儿,也怨不得沈姑娘见死不救,要怨就怨咱这当爹当娘的不争气,没给他挣一个让沈姑娘看得上眼的身份......”

  当年陈国同辽国打了一仗,江家姑姑的儿子受了重伤,抬回来时只剩了半口气,因药材紧缺沈烟冉并未施救,江家姑姑一直耿耿在怀,寻着这么个机会,将心头的怨恨尽数发泄了。

  沈家几世为医,一直坚守着治病为人的初衷,从未落过半句话柄,江晖成的姑姑走后,沈老爷将自个儿关进了房里几日不出来,沈夫人更是大哭了一场。

  沈烟冉也曾有过退缩之意,找上了江晖成,同他解释道,“我并非是挟恩图报,若是你认为这桩亲事是我......”

  “你于我,本就有恩。”江晖成披着一件白色大氅,坐在太阳底下,脸色已不再是苍白如雪,回过头望过来时,眸色也恢复了几分生气。

  她从他的眼睛里确实看到了,除了恩情以外她一直奢求的东西,她以为,她终于成功了,成功的让江晖成爱上了自己。

  即便是府上传出了那样的留言,她也没信,只不过夜里不再坐在那张靠椅上去等。

  他不喜欢她去打扰,她就不去。

  两人的关系渐渐地变得生疏,一直到三个月后,沈烟冉被诊断出有了身孕。

  初为人母总的喜悦,让沈烟冉忘记了他的忌讳,放佛又回到之前在芙蓉城老屋那般毫无顾忌,仗着肚子里的孩儿,再次金贵了一把。

  他对她的相缠也是百依百顺,她要什么他给什么。

  孩子出生后,沈烟冉连着好几日沉浸在了母爱之中,待回过神来才发觉,他和江晖成似乎又回到了从前那般相敬如宾的日子。

  许是过了撒娇的年纪,等怀焕哥儿时,沈烟冉已经没了之前的矫情,要什么都是让屋里的安杏去买,即便是江晖成来了,她也只安静地坐在他身旁,笑着同他说肚子里的孩子。

  岁月一天一天的耗去,两人之间除了孩子的事之外,早就没有了任何话题。

  他不说话时,沈烟冉也习惯了沉默。

  往往一安静,就是一个时辰。

  此处是围城,屋里这张连坐靠椅不如江府的暖和,本就又冷又硬,江晖成落座后,位子占了一半,寒气扫过来,沈烟冉的脚尖往旁边让了让,没再往回坐。

  “还没歇息?”江晖成仰目问她。

  平日这个时辰,沈烟冉也睡了,今儿听董太医说,送物资的这几日过来,一时想起了给沼姐儿和焕哥儿纳的鞋面儿还未完工,夜里才挑灯赶了赶,等京城送物资的人来了,她好将鞋面儿托送出去。

  适才已在灯火下坐了一个时辰,并没觉得累,如今被江晖成一问,眼睛是有些发涩,“要歇息了,明儿还得早起煎药。”

  话音一落,握在身前的一双手突地被握住,捏了捏,“怎么这么凉。”

  冰凉的手指僵了僵,沈烟冉还没来得及去感受对方传来的暖意,心头先涌出了一股抵触,正巧安杏递茶过来,沈烟冉不着痕迹地抽回了手,轻声答,“大雪天,手脚冷些正常。”

  江晖成接过安杏手里的茶盏,望了一眼炉子里慢慢暗下的炭火,“银炭不必省着,明儿天一亮物资就能进城。”

  沈烟冉点头,“好。”

  瘟疫控制在了围城之后,朝廷一直在想着法子往里运送物资,里头的人顶多是多等上几日,谈不上缺。

  他们缺的只是时日。

  沈烟冉正要主动询问他今儿过来有何正事,江晖成转头却又见到了她搁在一旁还未纳完的鞋底,搁了茶盏拿在手里瞧了瞧,问她,“焕哥儿的脚,也有这么长了?”

  沈烟冉点头,“嗯。”

  江晖成瞧了一阵,缓缓地将鞋面儿给她放了回去,目光再次落在了沈烟冉的脸上,突地道,“出去后,咱们就回芙蓉城。”

  沈烟冉垂下的眼睑冷不防地颤了颤,那话虽已没了意义,心头还是被戳得阵阵发疼。

  成亲前她江晖成曾亲口答应过,会带着她回沈家。

  这些年她一直都在盘算,到了芙蓉城,他们就住在曾住过的老屋,她治病救人,他可以继续当他的大将军。

  后院的那片空地,再盖一处院子,给沼姐儿和焕哥儿住,院里再养些他喜欢的花草。

  等她同父亲将那张药单子参透了,他们再回长安。

  可这一晃就是七年,父亲死了,他还是没带她回去。

  来围城之前,她那般求他,死死地拽住了他的袖口,问他,“你不去行不行。”

  他答,“国难当头,匹夫有责。”

  “你去会死。”他是她豁出去了半条命救出来的人,即便他从未喜欢过自己,他也是两个孩子的父亲,那日是沈烟冉第二次当着他的面哭,头一回是在见到他中毒昏迷了过来,哭着喊他的名字,这回她也哭着喊了他的名字,“江晖成,就算当初沼姐儿是个意外,那焕哥儿呢?我曾亲口问过你,是不是因为恩情,你为何要骗我.....”

  “烟冉......”

  她继续质问他,“你答应过我父亲,回沈家,如今他人都死了,你如同忘记了一般......你是不是觉得可以不作数了?”

  她很激动,江晖成不得不回过头抱住了她,“回来了就陪你去,带上沼姐儿和焕哥儿,一起去芙蓉城。”

  最后他还是走了,来了这。

  安杏往火炉里添了新炭,盖住了火势,寒意从手脚蔓延到了心口,沈烟冉转过身,没去回答,“天色晚了,路不好走,将军早些回去。”

  好半晌江晖成才从靠椅上起来,脚步却没往门口走,而是越过沈烟冉去了床榻的方向,“今夜我宿在这。”

  沈烟冉平静地看着跟前的背影。

  挺拔的身姿几乎同八年前一样,似乎从未变过。

  那年她第一次同他相遇,也是今日这一身,月白的中衣,领口内露出了暗红里衣的衣襟,银冠束发,手臂处的一截铠甲还未褪。

  看到他的第一眼,她就喜欢上了他。

  沈烟冉的嘴唇开张,动了几回才发出了声音,唤道,“江晖成。”喉咙口因太过于紧张而变得哽塞,有些疼。

  江晖成回过了头,稀薄的灯火洒在他脸上,还是之前的那张脸,一字浓眉长而不乱,眸色清明,鼻梁挺拔,人中长且挺立。

  万里挑一的长寿之相。

  她曾说,这样的人最合适做夫君。

  但终究不是她的,她用了八年多,才明白过来。

  沈烟冉慢慢地弯起了唇角,看着他,释然地道,“我们和离吧。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x86zw.com。八六中文网手机版:https://m.x86zw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