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16 章_将军打脸日常
八六中文网 > 将军打脸日常 > 第 16 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 16 章

  第十六章

  江府世代出武将,是长安的名门大户,江晖成又生得一副风流倜傥的相貌,本就是长安城内众多姑娘心头理想的夫婿。

  如今战胜归来又封了侯爷,不少世家暗里早就在打起了主意。

  林夫人给的画像,都是自个儿先筛选好的,家世、品行、样貌样样都出色。

  江夫人收了画像,当下拆开同林夫人一道过了眼,越瞧越满意,转身便同身后的嬷嬷道,“去请二公子来一趟。”

  林夫人适才刚从江晖成院子里出来,嬷嬷再出寻,人却不在府上了,槐明也不在,屋里的小厮道,“二公子同林家两位公子出府去了。”

  昨夜喝酒到半宿,今儿已时江晖成才醒,一阵洗漱后出去见了林家的姑姑。

  林家姑姑刚走,林家的两位公子也醒了,立马找了过来。

  江晖成离开长安的三个多月里,城内很多地儿都已变了样,林家两位公子是前来邀他一同去逛逛新开的几家酒楼。

  “东街之前卖布的两家铺子,被酒楼的老板高价收购,花了两个月的功夫整改,如今已成了长安城内有名的酒楼,名儿也挺雅致,尘缘酒楼。”

  林二公子说起来还一脸兴致,“这酒楼同其他酒楼也没啥区别,奇就奇在,楼里住了一位看相的道士,能批八字,算出你的前尘往事,上回那道士给三弟批命,说他前世娶了公主,如今三弟只要一见到公主,便如同老鼠见了猫躲得远远的......”

  林大公子不信这些,摇头道,“那是他自己心里有鬼,什么算命看相也就是个留人的把戏......”

  即便当真有前世,谁又知道自己前世干了啥,去楼里看相的人多,但也没几个人当真,只为图个乐子。

  内乱结束后,长安城确实比之前热闹了许多。

  平日里林家两位公子走在路上就已经很招眼,今日身边又跟了个刚打胜仗回来的江晖成,路人纷纷回头,一进铺子,酒楼的老板眼睛都亮了,“哟,今儿可是来了贵客......楼上请。”

  二楼雅间有专门奏乐的乐师奏曲儿,乐声一出,余音绕梁,格调同其他的酒楼确实不同。

  三人上了楼,林大公子让老板送了酒菜,昨儿夜里只顾着高兴,很多话都还没来得及细说,两家本就是同一条船上的人,几人之间也没有什么秘密,酒菜上来后,屋子里没人了,林大公子才正色道,“这三个月咱们过得可谓提心吊胆,幸得你这一仗赢了,不然朝堂的那帮老鼻子,还不知道怎么埋汰我们......”

  林大公子说着话,林二公子负责添酒,“百花谷攻不进,一月前辽军又出了一对兵马攻去了幽州,王家王文治与你效仿,也同皇上请缨前去御敌,半个月不到丢了半个城池不说,内部又出了分歧,简直是一团乱,不出意外,皇上必然还会派人前去支援,我已经同父亲打好了招呼,这回怎么着也该轮到我了......”

  这些,江晖成昨儿已经听皇上说了。

  倘若百花谷的战事没那么快结束,或许是林大公子前去支援,如今他回来了,半月后,幽州倘若还未守住,恐怕还得他去一趟......

  一则是朝堂离不得林家,二是经过了百花谷一战他对辽军的将士更熟悉。

  昨儿念了一夜的战事,今日又来,林二公子已经听疲惫了,忙地岔开话题,“行了,今儿咱不谈这些打打杀杀,咱只管喝酒享乐。”说完,便起身招来了小二,“去问问道士空着没,咱们大将军今儿也去算一把......”

  小二忙地道,“将军若是要算,小的这就去安排。”

  道士虽说是老板请来为营生所用,却有自个儿的讲究,不移步出堂,且一次只能进去一人。

  起初听林二公子说起时,江晖成并没什么兴致。

  见他说得玄乎,也不想驳了他情面。

  且他确实心中也有疑惑,抱了几分试试的心态,江晖成起身随着小二往长廊里头走了一段,小二的脚步便停在了一间雅室外,回头恭敬地同他道,“将军里面请。”

  江晖成拂帘进去,里头一张木几前坐了一位灰衣老道,跟前已沏好了两杯茶。

  江晖成的目光在其身上游走了一圈,胡子花白,垂到了胸前,模样同那些行走江湖的老道士没什区别。

  江晖成突地觉得有些荒唐......

  顿了几息,江晖成正要转身出去,跟前的老道却道,“将军既然已经窥见了天机,便应顺从本心,了了自己的遗憾......”

  江晖成眸子一定,慢慢地回过头。

  道士看着他,但笑不语。

  沉思了一阵,江晖成终究是坐了下来,“道长有何启示?”

  道士缓缓地将桌上的茶杯推到了他跟前,却又摇头道,“贫道也帮不了将军什么,将军能窥见天机见到前世梦境,皆因自己心头遗留了忘不掉的意念,未了的尘缘,将军只能靠自己......”

  经过了那几场玄乎的梦境,江晖成对于此时老道的惊人之语,已没了最初的那份惊愕。

  董太医的话,道士的话,再加上梦境中不断出现的那张脸,江晖成也找不出除了前世的说法之外,任何可以解释的理由。

  “不过贫道这有一支安眠香,或许能帮将军除却杂念,找到自己的本心。”道士从身后取出了一个木盒,交到了江晖成的手上,“将军入眠之前,只需点上便是。”

  道士说完,也没再留他,“这世间难得有几个同道中人,但愿将军能熬过此劫......”

  林家两位公子等了半天,见人出来了,手里还拿着一只香盒,好奇地追问,“道士如何说的,告诉你前世是何遭遇了没?”

  江晖成敷衍地应付了一句,“说我失眠多梦,给了一枝香。”

  这东西本就没多少人信,见此林家两位公子也没再追问,本想带着他继续去长安城逛逛,江晖成却意兴阑珊,无心再吃酒,“昨儿喝太多,有些累,你们也早些回来,改日再约。”

  江晖成昨日才回来,林家两位公子也没强求,同其道别后,各自回了家。

  江晖成刚回府,江夫人便收到了消息。

  见此时天色已晚,江夫人也没让他再跑一趟,可这事今儿不办,自己八成也睡不着,便差了身边的嬷嬷将那一摞画像送了过去,“夫人说二公子闲下来便翻翻,若是有合意的,咱就将画像留下来......”

  槐明上前替江晖成接了过来,厚厚的一摞,少说也有一二十张。

  槐明将画像捧到江晖成面前,抬头见他还在摸着手里那只木盒出神,倒是好奇,这东西有何奇妙之处。

  不就是那老道士给的一枝香?

  “将军,画像奴才给您放这,等有空了将军好生瞧瞧......”槐明将画像轻轻地搁在了江晖成跟前的书案上,江晖成的眼皮子这才抬了起来,望着那画像顿了顿,突地起身吩咐槐明,“研墨。”

  江晖成一手画工,在长安城是出了名的了得。

  槐明见今儿有眼福了,赶紧挽起袖子去准备。

  桌前的一盏灯火明亮,从江晖成开始落笔,槐明便看得目不转睛,看着他一笔一画地在那纸张上描绘出了媚眼。

  慢慢地便觉得有些不对了......

  等到那张脸完整地落在纸张上,槐明歪着头瞧了几遍,眉目皱成了一团,怎么看怎么都像一个人。

  可,不能啊......

  江晖成彻底搁下了笔,槐明的一双眼睛还依旧盯着画上一身裙装的人脸上,脑子一阵一阵地发懵,完全糊涂了。

  江晖成扭头看向他,“明儿将这画像一并拿给夫人,就说我瞧过了。”

  槐明觉得还是得先确认一番,鼓起勇气问了一声,“公子画像上的人是......”

  江晖成倒是干脆,“沈家四姑娘,沈烟冉。”

  槐明的脑子狠狠地转了几个弯,才终于大彻大悟,第二日槐明将那一摞画像还回去时,便将江晖成画的那副搁在了最面上,“公子已经瞧过了,让小的给夫人送过来。”

  江夫人赶紧接过,正欲要问江晖成都说什么了,眼尖地瞥见了那画像,只见画上的姑娘一身白衣,五官精致如不食烟火的神仙,尤其是那双眼睛,盯着时仿佛能说话一般。

  江夫人“咦”了一声,神色瞬间疑惑,“这幅画像昨儿我怎没见过......”

  昨儿那些画像上的姑娘,家世背景她都一一了解过,今儿这张确实没印象,不由转身问了身后的嬷嬷,“你可见过?”

  不待嬷嬷答,槐明便道,“画像上的姑娘是芙蓉城沈家的四姑娘,夫人确实没见过,这是昨儿夜里二公子亲手做的画......”

  这可就是稀罕事了。

  江夫人反应了半天才回过神,又细细地将那画像打探了一番,脸上的神色顿时一喜,“芙蓉城沈家......我倒是听说过,是个医药世家......”

  比起林夫人给她挑出的那一摞家世好的世家之女,这样的小门小户才是江夫人最想要的。

  没有那么多的牵牵连连,还会医,简直就是照着她心里的儿媳妇长的。

  “赶紧,让老爷过来一趟。”

  江夫人雷厉风行,一个上午先找了江老爷,又去给林夫人回了话,又从几个故人口里连续打听了一些芙蓉城沈家的事,当日夜里便开始同将江老爷议论,这桩亲事,该如何去提。

  “倘若贸然上门,倒显得无礼......”江夫人寻思着道,“咱也不知道成哥儿是怎么认识的这姑娘,可母子连心,这姑娘一看就是咱们家的人,既是诚心要提亲,咱就得拿出诚意,上门之前,得自个儿先走一趟,我记得你十几年前,还曾见过沈家的沈老爷,你,那腰疾最近好些了没......”

  江老爷:......

  江夫人不知道江晖成是如何认识的沈家四姑娘,槐明算是彻底明白了。

  感情那沈大夫......

  他就说呢,将军怎么知道人家姑娘的名讳,八成在军营里两人就私下暗通,好上了......

  “夫人已商议好了,明儿由老爷先去芙蓉城......”这些年对二公子的亲事,夫人可谓是操碎了心,如今见公子好不容易主动有了想法,哪敢耽搁,恨不得立马将人接进门。

  江晖成靠在床榻上,不过歪了半刻,梦里那张脸又出现了,一声又一声的“将军”唤得他喘不过气。

  “明儿去通知宁侍卫,已时出发,去芙蓉城。”

  再不去,迟早得被她叫出魂儿来。

  “点上。”江晖成回头看了一眼搁在木几上的香盒子,先且睡个好觉再说......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x86zw.com。八六中文网手机版:https://m.x86zw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