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13 章_将军打脸日常
八六中文网 > 将军打脸日常 > 第 13 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 13 章

  第十三章

  沈烟冉醒来,已经躺在了一张软榻上,身旁的一盏烛火未灭,屋外天色已到了破晓。

  那一跤跌下去,八成没想过自己还会醒过来,看见眼前熟悉的白色帐顶,沈烟冉一时没回过神。

  “沈大夫醒了?”

  槐明立在榻前五步远一直守着,沈烟冉眼皮子开始颤动时,便打起了精神,见他睁开了眼睛,忙地上前招呼,“昨晚大伙儿寻了一夜,个个如同热锅火上的蚂蚁,急得乱窜,幸得将军碰上了......”

  沈烟冉动了动,背后的疼痛瞬间牵动了筋骨,“嘶......”

  “沈大夫不急着起来......”槐明上前宽慰地道,“董太医已来瞧过了,沈大人安心的躺着。”

  沈烟冉偏过头目光转了一圈,不是她的药材库房,是那日她替将军守过一夜的主营。

  这是还活着了......

  可她是如何回来的,却是丁点儿都想不起来,这一番回忆,眸子里霎时蒙了一道惊色,忙地坐起了身问槐明,“将军呢?”

  跌下后的事她没印象,跌下去之前的事,她却记得。

  她亲眼瞧见将军松了手,扑下来抓住了她的胳膊,她还未震惊出声,“啪”地一声落下去,江晖成垫在底下,她的五脏六腑却似是摔在了一块硬邦邦的石头上。

  之后便没了知觉。

  槐明转身朝外扬了扬头,“谷里的药草多,蛇虫也多,将军肩头被咬了一口,董太医正在外瞧着呢......”

  话音刚落,帘子被掀开,江晖成弯身走了进来。

  还是昨儿夜里那身,青色剑袖长袍,衣襟和袖口暗绣了一圈竹节,见沈烟冉坐在了榻上,眉目轻轻往上挑了挑,“醒了。”

  沈烟冉还未来得及细问槐明是怎么回事,见人进来了,立马起身迎了上去,关切地道,“将军,被蛇咬了?”

  江晖成没应,同槐明使了个眼色,槐明忙地退了出去。

  “身上还疼?”

  沈烟冉自个儿就是大夫,身上虽疼,但知道并无大碍,也知道昨儿夜里若非江晖成拽住她垫在了身下,此时多半已经没了命。

  虽不清楚后来他们是如何活过来的,毋庸置疑,又是将军救了她的命。

  “将军的伤口可包扎好了?”这一连两回的救命之恩,沈烟冉无以为报,立在那仰头目光眼巴巴地看着江晖成,从眼神到四肢都透着感激。

  江晖成低头,极为自然地捏住了她的胳膊,带着她回到了床榻边上,才松手坐了下来,仰目看着她问道,“能包扎伤口吗?”

  沈烟冉点头,“能。”

  江晖成侧了身,道,“左手边。”

  沈烟冉忙地上前,手指头刚碰上去,目光却瞧见那衣襟内紧贴的一层皮肉,往儿她医治伤员,别说是衣裳,裤子她都曾替对方脱过,此时也不知怎么了,脸上一阵发烫,不知该何从下手了。

  那一迟钝,江晖成也感觉到了,往后瞥了一眼,自个儿松开了衣襟。

  肩头靠近锁骨的位置,清楚的两排牙印,已经见了血有了腐肉。

  沈烟冉眸子一跳,赶紧去取了屋里的药箱。

  再回来,便轻轻地靠在江晖成身侧,小心翼翼地替他挑起了腐肉,“将军,忍忍......”

  “嗯。”

  挑着挑着,沈烟冉到底是有些后怕,想起他昨儿夜里突地松了手,轻声地道,“昨儿将军怎么能松手,要真有个好歹,咱俩可就死在一块儿了,将军出了事,营帐里的士兵怎么办,朝堂那边又该如何交差?届时就算将草民的骨灰给扬了,也无法同江家,还有皇上,陈国百姓,赔上这么好的一位将军.......”

  沈烟冉是真急。

  江晖成要是因为寻她而死,别说江家,皇上也不会放过她,芙蓉城整个沈家都会跟着遭殃......

  沈烟冉的神色一急起来,两道眉目紧蹙,一张脸宁成了一个小团。

  江晖成偏头正好瞧见,喉咙里发出了一声闷笑。

  虽轻,沈烟冉还是听见了。

  “将军还笑!”沈烟冉一着急,也忘了自个儿的身份,伸手掰正了他的身子,“幸亏不是毒蛇......”

  江晖成被她一掰,身子跟着她的力度微微往后仰了仰,目光自然地垂下,落在她微微露出的一片颈侧上。

  莹白如雪。

  还有幽幽的暗香......

  昨儿到了半夜,便是这幅模样扰得他不得安宁,终究没能熬住,连夜将她从那坑底里捞了出来。

  “将军,别动。”

  江晖成喉咙一滚,眸子挪开,僵住脖子没再动,却道,“蛇有毒,董太医已经瞧过了,怕是只有你们沈家能治,你瞧仔细些。”

  董太医确实也瞧过了。

  适才从山谷回来,江晖成将沈烟冉放在榻上后,便先找上了董太医,主动问他,“董大人仔细瞧瞧,有没有毒。”

  那梦境的诡异和吻合程度,已经不容他再去怀疑。

  他下了山谷,今儿回来时也被蛇咬了。

  依照梦境,此时他应当是中了毒。

  董太医听完还愣了愣,若真是毒蛇,当场就该发作,更严重者早就毙命了,哪能容得他抱着个人,走这么长的路。

  董太医依言,拿着银针往腐肉里挑去,起初没什么变化,过了半刻之后,针头便成了黑色。

  这一来,董太医冷汗都冒了出来,阵阵后怕,要是因为他的疏忽,让蛇毒藏在了体内,后果不堪设想。

  “这类慢性毒蛇,下官还是头一回见,亏得将军提醒......将军且忍着,下官先把毒清了......”

  董太医说完转身就要出去取药,江晖成却将衣襟拉了上来,“此蛇当是辽国圈养的毒物,毒性必定不可小窥,本将倒是听说沈家先祖为药王谷的弟子,善会解毒,如今沈家的小辈沈大夫既然在,待会儿我让他瞧瞧便是......”

  “下官.......”

  董太医还未解释完,江晖成已起身,掀帘走了进来。

  董太医:......

  这毒发现的早,他还是能解。

  谁知江晖成转头,却拿着这顶高帽子扣在了沈烟冉头上,沈烟冉一听有毒脸色都变了,手里的针头一颤,“董太医如何说的?”

  江晖成没答,扭头看着她紧张的脸色,突地问,“我是不是救了你两回?”

  沈烟冉愣了愣,忙地点头,“对,是的。”

  “救命之恩,你看着办。”

  沈烟冉......

  沈烟冉脸色都白了,哪里还有功夫听他玩笑,急着在药箱里一阵翻腾,没寻着,弯下身直接撕了自己的衣摆,用布条绕过他的肩头,又抬起他的胳膊,先绑住了他胸前流通的经脉。

  “此毒并.......”

  “将军,别说话。”

  江晖成:......

  沈烟冉取了一只碗来,取了他肩头的血,融入水中,紧张地盯了一阵后,面露疑惑,抬头问江晖成,“董太医当真说了没法子解?”

  江晖成眸子里的神色丝毫不乱,挑目反问,“你能解?”

  沈烟冉点头,“这只是普通的蛇毒,七叶重楼便能去毒,这毒狠就狠在是慢性,稍微不察留到日后,必定药石无医......”

  沈烟冉见他神色严肃,听得很认真,又宽慰道,“将军放心,草民定会替将军解了此毒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沈烟冉一刻都不敢耽搁,回了一趟药材库房,止血的药没了,这类解毒的重楼还有得剩。

  沈烟冉称好了分量,混着其他几种清毒的药草,吩咐安杏拿去后厨煎了,又拿了一些捣碎,回了主营。

  江晖成还坐在那,一直没动,手里只多了一本书。

  “将军,来了。”沈烟冉掀开帘子急急地进来,一来一回跑着趟,额头已经生出了一层细汗。

  到了江晖成跟前,沈烟冉的气息还有些喘,“将军侧过来一些。”

  江晖成听话地挪了挪身子,扭头看了她一眼。

  两边双颊绯红。

  帽檐下贴在鬓角的发丝,沾了湿意,耳后的一块肤色愈发莹白。

  那目光怎么也挪不开,江晖成拿手摸了摸眉头,眸色轻敛,突地问道,“听说你家里还有位妹妹?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x86zw.com。八六中文网手机版:https://m.x86zw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