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六个骨灰盒_恶毒女配穿成圣母莫苏
八六中文网 > 恶毒女配穿成圣母莫苏 > 第二十六个骨灰盒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二十六个骨灰盒

  莫苏忘了他就是个傻子。

  小傻子被她吼得愣住了,眼眶开始蓄水,要不哭不哭的,还一直重复念:“傻子,傻子……”

  情绪一次比一次低落。

  “……”莫苏难受地捏了捏鼻骨,“不准哭,憋着。”

  小傻子哭出来了,抽噎着重复傻子两个字。

  走了一天山路,莫苏都要累瘫了,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,可这个傻子就像有用不完的力气,精力充沛,哭声震天。

  小傻子只有五岁智商,就是一个小屁孩儿,莫苏没带过孩子,面对这种情况简直是束手无策,她只能堵着耳朵,比他更大声地喊:“你别哭了行不行!”

  小傻子瑟缩着往后退了一步,珍贵的糖葫芦啪嗒一下掉在地上,外面的糖衣碎成了渣。

  莫苏意识到自己可能吓着他了。

  “对不起。”她深吸了口气,尽量放柔语气跟他说,“你别哭了好不好?很晚了,大家都要休息了,你这样会吵到别人。”

  小傻子不哭了,默默把糖葫芦捡起来又放在怀里,并且背对着莫苏站着。

  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莫苏惊了,这傻子还会跟她赌气呢。

  屋内静默了许久,莫苏开始后悔把他带出来了,现在这种情况真的麻烦,小傻子情绪不受控,会做出很多她预料之外的事,换句话说就是可能会惹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。

  但人都带出来了,她不可能再让他回去,或者把他丢在这里一走了之,这不是她能干出来的事。

  小傻子还在赌气,埋着头一动不动,隔着老远莫苏都能感受到他的怨气。

  她敲了敲桌子问:“糖葫芦还给我吃吗?”

  小傻子终于有了反应,迈出步子又在地上踩出几个血印,他把糖葫芦递给莫苏。

  莫苏吃了一颗,外面的糖衣太甜,里面的山楂太酸,只吃了一颗她就腻了。

  “站着不累吗?脚疼吗?”

  小傻子摇头,他的鞋很破,两个脚趾头都露在外面,没有人替他缝补洗衣,他只能将就着穿。

  莫苏找掌柜要了双棉鞋和一些消炎的药,督促小傻子上完药之后就休息了。

  大概是白天睡得太久了,晚上反而难以入睡,莫苏身体很累,但是脑子一直清醒着,她在床上辗转难眠。

  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窗户没关严,冷风从窗缝里灌进来,她起身去关上,却发现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飘雪了,雪花又细又密。

  莫苏靠在床边,伸手接了一片雪花,触手即化,只留下丝丝凉意。

  她现在已经离开李家村了,系统没再讲过话,她也不知道这个世界崩坏到哪种程度了,或许明天早上一起来她就猝然消失了,亦或者她会在这儿停留很久,她很清楚这个世界的一切假的,只有她一个人是真的,竟然还凭生一种孤独寂寥之感。

  小傻子同样没睡着,床太软太暖了。以前他夏天睡地上,冬天就一块木板再加一张薄薄的床单就够了,他从来没睡过这么舒服的床。被子柔软蓬松,里面像有火在烧,他身上烫得很。

  莫苏在窗边站了一会儿就关了窗,发现小傻子坐起来了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小傻子掀开被子,嘟囔着:“热。”

  莫苏蹲下来给他盖上:“会着凉。”

  小傻子呆呆地望着她。

  莫苏摸了摸他的头,发质很硬,有点扎手,这么真实的人也是假的。

  “睡觉吧,明天还要走很的路。”

  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小傻子乖乖地点了下头,缩回被子里。

  这两天正是赶集的日子,李家村时常会有人来镇上,呆久了难免会碰到“熟人”,因此不能久留。

  平安地过了一夜,天一亮雪就停了,路上没有积雪,莫苏带着小傻子走了,但是她不知道该去哪儿,周芸儿一生都在那个封闭的山坳里,因此她也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样子,只能漫无目的地走,走到哪儿算哪儿,累了饿了就住客栈,但大多数时候是风餐露宿。

  走了大半个月,身上银子花的差不多了,他们在一个更大更繁华的地方停下来了,据说这里离京城很近,天子脚下一片祥和。

  更重要的原因是莫苏病了,前天他们赶路时突然下起倾盆雨,他们匆忙躲进了一个破庙里,但莫苏还是淋了不少雨。周芸儿身子底本身就娇弱,这半个月的奔波劳累早就有些受不住了,又淋了雨,染了风寒,因此莫苏一下就病倒了。

  为了莫苏的病情着想,他们找了间客栈歇脚。

  莫苏已经昏睡了整整一天,在第二天清晨终于醒了,头依然很沉,像坠了块石头,双目渐渐清明,她看见小傻子趴在她床头,眼睛里布满血丝,显然是又哭过一场。

  “阿苏,阿苏……”小傻子看见她醒了,特别激动,拉着她的手喊她。

  她只是病了,又不是要死了。

  但她生病之后确实像一副快要死了的样子,明明胃里没什么东西还是呕吐不止,经常面无表情地盯着一个地方看,做什么事兴致都不高。

  小傻子可害怕了,土里太冷了,小傻子不想让她进土里睡觉,看她病怏怏的眼泪止都止不住,已经哭了好几场。

  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莫苏也发现这段时间小傻子愈发依赖她了,她时常感觉自己养了个儿子,还是个二十来岁的。

  小傻子还在晃她的手,抑制不住的开心。

  莫苏屈指敲了一下他的脑袋:“傻子,怎么又在哭?”

  现在不应该再叫他小傻子了,莫苏给他取了名字,叫莫裘。

  他们已经更名换姓,离李家村十万八千里,那些人再也找不到他们了。

  莫裘排斥别人叫他傻子,但莫苏叫着叫着也就习惯了,一时半会儿改不过来。

  他捂着脑袋:“好疼。”

  莫苏又在他没捂住的地方敲了一下:“疼才长记性,动不动就哭,小姑娘都没你爱哭。”

  莫裘拉过她的手,放在脸上亲昵地蹭了蹭:“阿苏,我们去哪儿?”

  在莫苏有意识的纠正下,小傻子已经不怎么结巴了,吃饱穿暖后也俊朗了,只要他不说胡话,倒像是个富贵人家的公子。

  莫苏摸了摸他的下巴:“你喜欢这里吗?”

  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莫裘点头:“喜欢。”他看见了好多好吃的和好玩的,比他一路走来见过的都要多。

  “那我们就留在这里吧。”

  流浪并不是长久之计,钱袋已经见底了,当下他们该考虑一下怎么解决温饱问题。

  周芸儿绣工很不错,李老四读书的钱都是她一针一线赚回来的,所以赚钱没有莫苏想象中那么难,她很快就在绣坊里找了一份工作。

  绣坊的老板五十来岁,姓钱,早年丧偶,当了三十多年的寡妇,自己一个人苦心经营着一家绣坊,温柔和蔼,看上了莫苏那双妙手。

  莫苏为自己编造了一段悲凄的身世,她自称是从北方逃难来的,父母都死在了逃难的路上,只剩她和哥哥两人相依为命,历经磨难才到越城来,想在这里好好安顿下来。

  今年北方闹饥荒倒,很多人背井离乡往南方迁徙,倒也没人会怀疑逃难背景的真假性,再加上莫苏言辞恳切,钱老板拉着她的手几度哽咽,当即就让她留了下来,还贴心地给他们安排了住处。

  “这是我闺女以前住的院子,她嫁人了就一直空着,刚好有两间房,你们要是不嫌弃就在这儿住下。”钱老板把他们领回了自己家。

  院子宽敞明亮,屋里的东西一应俱全,稍微打扫一下就能住人。

  “钱老板能给我们个栖身之所已是万幸,又怎么会嫌弃。”莫苏说,“而且这院子这么大,我们白住着心里也过意不去,要不然房租就工钱里扣吧。”

  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“房子空着也是空着,你们且放心住着,要是真的过意不去就在绣坊里好好干。”钱老板觉得自己没看错人。

  莫苏也不推辞了:“那就多谢钱老板了,日后多有麻烦还请见谅。”

  钱老板满是慈爱地看着他们:“可怜的孩子,这一路上怕是受了不少苦,只要你们在绣坊一天就不会亏待你们。”

  莫苏最开始在绣坊里接一些普通的绣活,她本身是没有什么耐心的人,但她现在经常在绣坊里一坐就是一整日,绣出来的东西栩栩如生,钱老板赞不绝口。

  前段时间莫苏帮一位有钱人家的小姐绣了一块栀子花的手帕,小姐爱不释手,出去贴身带着,手帕被风吹走了,挂在树上引来了一只蝴蝶,恰好被其他府上的公子看见了这一幕,因而促成了一段佳缘。

  莫苏成了绣坊的活招牌,很多姑娘慕名而来,绣坊生意火爆,连存货都一售而空,钱老板数钱数到手抽筋,更加喜欢莫苏了,恨不得把她当宝贝似的供起来,隔三差五就送些好东西去。

  中秋佳节,阖家团圆,而莫苏他们背井离乡,在这里无亲无故,钱老板就邀他们一起去吃饭。

  盛情难却,莫苏就带着莫裘去了,本以为是简单吃顿饭,结果她发现一桌子人都满面笑容地盯着她,钱老板热情地给她介绍人物关系,说那个雍容华贵的妇人是她亲姐姐,手上有十几家布庄,家大业大,待人和善,最重要的是有个儿子还未婚配。

  莫苏:……

  【本章阅读完毕,更多请搜索读书族;阅读更多精彩小说】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x86zw.com。八六中文网手机版:https://m.x86zw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